高淳区 [切换站点]
热门站点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高淳头条  >  民生  >  你穿童装的样子,恶心到我了
你穿童装的样子,恶心到我了
2021年03月10日 12:06   浏览:15   来源: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肖瑶


2020年流行的“BM风”消停了一段时间,近日,一批成年女性在优衣库试穿童装以证身材的风潮,将病态、畸形的审美焦虑再度推上热议焦点。


她们迫不及待地想证明自己的娇小身材,在充斥着夸张P图的社交平台上,要让别人相信自己的完美身材,实在是难,而比成年人正常码数小N个号的童装,是不会撒谎的。


网友晒出的试穿优衣库童装的图片


“能穿童装的女孩子,身材都很好!”有人如是说。


于是,在诸种惊呼的号召下,一波又一波成年女性走进童装专卖店,而无限试衣、尺码多款式全的优衣库,也成为了她们的最佳秀场。


她们前赴后继地涌进试衣间,把自己塞进花花绿绿的童装里,拍照传到网上,打出标签“又纯又欲”。


“纯”指的是童装款式简单,图案可爱,“欲”不用说,即露肉。


为儿童设计的服装大多以宽松简约为主,浅色系棉布料与彩色卡通印花,将衣摆卷边上撩,同时露出水蛇腰与胸前被撑大的卡通图案——一副完美的“好”身材出现了。


《成人试穿优衣库童装引争议 实探:有店员劝阻试童装 撑坏服装只能便宜卖》视频截图(来源:回到现场)


你看,“短、紧、露”,还是老三样。


楚王好细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个时代的“楚王”,是被畸变审美绑架的女孩们自己。



有点缺德

舆论诟病之首,是“只试不买”的缺德行为。


其实,在店铺内买过衣服的人几乎都经历过“只试不买”,试穿是消费者的正当权益,是为了卖与买的更好接洽。


但优衣库的童装女孩们,并不是普通人挑选衣服的“只试不买”。


试衣间是她们的免费摄影棚,为了摆拍出最满意的照片,自己在里面挑挑拣拣,门外越来越长的等候队,则不得不为她们的试穿与摆拍时间买单。


网友爆料(图源:微博截图)


时间且不说,试穿童装的大多是热衷美妆、穿搭的博主或网红,她们带着精致艳丽的妆容,把一颗成年人的头颅塞进为儿童设计的领口里,脱下来时,衣服难免沾上她们的口红、粉底等化妆品。


又或者,有些人的确套不进去比自己小N个号的童装,咬咬牙硬生生将自己塞进去,一顿操作猛如虎,衣服自然被撑大、变形。


而她们却不会为残留污渍的、变形的衣服买单。


最后,这些因破损而不能再正常销售的童装,只能降价处理或直接丢弃。


《成人试穿优衣库童装引争议 实探:有店员劝阻试童装 撑坏服装只能便宜卖》视频截图(来源:回到现场)


后又有网友爆料,实际上,不仅是优衣库,一些各大城市连锁的服装品牌如H&M等快时尚服装实体店内,试衣间永远在排队,有人抱了一堆衣服进去,只是为了拍照发朋友圈,穿完不买,还不收拾,印着口红、粉底的衣服,就那样乱糟糟地丢在一旁。


当然,人有“穿衣自由”,只要你乐意,成年人穿童装,男人穿女装,爱穿什么穿什么,可以不受干扰与评判。但有些网红们试穿衣服的本意并非购买,而是为了流量与热度,以一己之欲,干扰商家正常的营业秩序,也影响其他消费者,实在是自私又缺德。



迷幻“好身材”

关于身材焦虑与审美风尚的讨论,近几年一直不少。按照传统的标准,女性的凹凸有致、男性的肌肉身材,是审美意义上的“好身材”,诸如此类宽泛概念的形容词,还并不包含苛责与焦虑。


然而,近些年的“反手摸肚脐”“锁骨放硬币”等审美标准,却走向了单一


“白幼瘦”是关键词,其中,“瘦”是重中之重。


《脱口秀大会》截图


变得越来越瘦成为女孩们毕生致力的事业,越来越小的衣服尺寸,成为她们进入这个世界的号码牌。


为了“好身材”,流传在江湖各地的偏方也五花八门。


比如催吐。用手指或管子伸入自己的喉咙,将已经吃下去的食物抠出来。


常年的“催吐者”叫“兔子”,她们不会认为这一行径是病态,反而会视为“一举两得”,既可饱口欲,又可维持好身材。


比如网上一度热销的束身带、减肥药。这些清一色反人体、反人性的变态发明,像一张嗜血的大口,狠狠吸食着女孩们盲目的心。黑商家的可趁之机,也来源于社会对“白幼瘦”身材的极致焦虑。


来到2020年,被BM风、女团热刮起来的身材“标准”之风,把这股焦虑扩散到全网络。


《创造营2020》里的“小蛮腰”挑战,用能通过最小尺数的栏杆,来定义女孩的身材优劣


模特、明星对极致身材的追求,更成为职业本能。


被观众吐槽身材走样后,金莎决定严控进食克数


回到优衣库童装,从逻辑上来说,女孩们不是为了穿上童装而去减肥,而是通过穿上童装来证明自己的好身材。


衣服不再是衣服,而是一把标尺,一份社交货币,用来向他人证明和炫耀的符号,同时它也成为扩散身材焦虑的最佳载体。就像媒体对孕期7月仍有腰身的吉娜的报道,似乎就是在告诉其他正常女孩:你不够瘦。


畸形审美被社交媒介催生放大的过程中,整个社会对美的审视与焦虑感互相扭结,交互生长。



被服装绑架的身体

实际上,“成人试穿优衣库童装”的话题发酵至今业已冷却,在舆论声讨与表态的残骸里,我的目光偶然落在了另一批委屈的声音上:穿童装怎么了?我一直买的是童装。


对一些个子娇小的女生而言,合身且更便宜的童装的确不失为一个优选。优衣库也的确设有160码大小的童装,目的就是让一些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可以购买。


微博截图


但网上参与“童装秀”的女孩大多都不矮也不瘦,照片里至少看出身高在160以上,也的确有胸,不平,不是皮包骨。


要想性感,可以去穿性感风格的正常衣服,但那样就显示不出自己的“少女感”了,离“白幼瘦”又远了一步。


思路很简单粗暴:既要低幼风格,也要胸部曲线够紧绷,总之,就是可爱又性感。


还是以BM风举例。其原产地意大利最初设计“Brandy Melville”品牌的初衷,其实是为20岁上下身材娇小的女孩提供相对平价的服装款式,也就是今天对应能穿下童装的那批人。


去年流行的“BM”对应尺码,按照医学健康标准,个个都重度营养不良


更重要的是,就算微胖的女孩勉强将自己塞进一件BM衣服里,也可以大大方方露出肚子和手臂上多余的肉,不会担心受到审美歧视。


天底下没有完全相同的两具身体,人的身材,也本身就是形态多样的。


有人天生瘦小,有人生来魁梧,部分由基因决定,部分由水土、成长环境决定。


如果人的身体也是文明版图上的一种符号,身材,也成为昭示人体多样之美的一面镜像。


前有王菊,今有辣目洋子,她们并不符合东亚传统的审美标准,但她们依然受到许多人的喜爱,依然被认为是美的。


但这些都是极其少数甚至异数,不是主流,主流仍是“白幼瘦”。有几个人能坦然说出日本女演员树木希林那句“我的皱纹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这样尊敬岁月的话?或如《三块广告牌》女主弗兰西斯那句“我的脸是一张地图,一张我人生的线路图,下巴上的褶子也是。


视频截图


审美的同质化通过服装体现。去年BM,今年童装,明年是什么?后年呢?


前不久,针对遍地追求“少女感”的演艺圈,郝蕾在《演员请就位》上犀利地讽刺了一句:“四十几岁还来演少女,你让(旁边的)少女演什么?”


《我就是演员》截图


于是也想对那些强迫自己穿童装的成年女性说一句:你穿童装,让孩子穿什么?

头条号
介绍
来自慢城的高淳人
推荐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