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城湖水慢城——陆一程,水一程,城中慢行水满程

0
885

这儿承袭慢城的核心精神,让行走在其间的人们不知不觉慢了下来,慢下的不止是脚步,慢下的还有我们的心跳、我们的呼吸、我们的思绪。这儿也有新的亮点,以水为媒,河道、湿地、水杉,我们的每一步都有“水”作伴,让我们由身到心都得到洗涤和滋养。如果说桠溪慢城是世外桃源的话,那水慢城便可称的上人间仙境。

 

时隔一年,挑一个闲暇的周末,邀上三五好友,再赴高淳,感受秋日的静美。为了能欣赏到高淳全天不同时段的风景,这次我们特意挑在周五傍晚驱车前往。从南京市区出发,不到两个小时,便顺利到达位于高淳老街旁边的旅店。灯火初上,我们沿着老街上一条条石板铺就的小路,寻觅饭食。待酒酣饭饱之后,一边摸着吃的饱鼓鼓的肚皮,一边哼着小曲儿从食肆步行回到住处。这是一家临水而建的旅店,内外中式的装修十分有格调,打开雕花的木窗便是一池碧水,水波荡漾,月影朦胧,落下水面上,唯剩一抹幽暗的黄色光晕。点一盏烛光,泡一个热水澡,枕水而眠,期待阳光的再次降临。

由于前一晚休息的十分充足,第二天我们起得特别早,拎着包便又奔到老街上,不顾店家的门板只拆下一半,径直走入店堂坐下,蟹黄汤包、老街豆腐干、糕点之类,七七八八点了一通,以风卷残云之势,将布满桌面的美食一扫而空。接完账后,便又快步返回车中,新一天的旅程终于开启。由于去年已经去过慢城和游子山森林公园,所以这次的目标十分明确,定为刚开园不久的水慢城。

水慢城,慢城,傻傻不分

水慢城,记得刚听朋友介绍时,我总是将其与桠溪镇上的慢城混为一谈,以为给我推荐的是之前游览过的地方。每次提及,我便催促她赶紧跳过,说说其他有意思的地方。虽然,每次都能如我所愿,朋友在我的明示和暗示之下总会继续推荐别的去处,但在最后总会加上一句“其实,慢城和水慢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说的多了,你又听不下去,有机会你还是亲自过去看看吧”之类的话。听的多了,便萌生起前去一探究竟的念头。

即使,已经坐在前往水慢城的车子之上,脑海中的观念依旧没有转变,被两个地名弄的西里又糊涂,直到坐在身边的朋友一身惊呼:“快看,快看,前面好大的一片水域啊!”,对于朋友的惊叹,我觉得情有可原,她打小生长的地方,是那个我们一度认为高考时可以通过骑马、射箭技能便能上大学,拥有大片草原和荒漠却鲜少有湖泊的地方。但当我转头看向窗外时,作为从小生长在水乡的孩子,在面前的这片水域时也让我惊异万分,湖面广阔,一眼望不到头,感觉以不能用我脑海中一般公园里常见的那个“湖”来定义,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藏族人喜欢把湖泊称为“海子”的缘由了。

在我愣神之时,车子已经稳稳驶过固城湖大桥,导航提示水慢城就在不远的前方。马路两边依旧是连片的水域,只不过相较桥上所见,水深明显浅了许多,坐在驾驶辅座的朋友介绍,这些被人工划割成一块一块的塘子便是扬名中外的固城湖大闸蟹的养殖基地。耳朵听着,心中已默默将肥美的螃蟹列为此行必吃食物的清单之上。

不久,车子左转拐入一条植满水杉的小路上,原本秋日少见的耀眼光线,刹那间被枝叶稀释了不少。除了供车辆通行的道路之外,沿着马路还有一条木质的栈道,想必盛夏来到此处一定特别清凉。再开一小段,一大片荷塘出现在右侧的车窗之外。秋天,荷花已然凋谢,留得枯槁的茎干与叶片,全然没有夏日里粉嫩的容颜和娇柔的质感。古人常用“枯”、“败”、“残”等消极、凄苦的字眼来形容此时荷的状态,而在我看来,少了花红叶绿的粉饰,秋风中的荷尽显其筋骨,一派看破尘世归隐田园的侠客风范。立于水中的荷,有着一种笑看世间风起云涌的态度,文人们总是将愁苦与秋荷关联,其实荷乃是处事不惊,不怨不悔,以诸事圆满的态度迎接生命的尽头。当车子驶尽这片号称总占地面积有近千亩的荷塘后,水慢城的大门即现眼前。

陆一程来,水一程

从游客中心拿到的全景导览图上可以看出, 所有景点间的交通串联同时拥有水陆两种方式。考虑到体力有效分配,我们决定“乐活林–金沙滩–婚庆园–滨湖花海–湿地动物园–戏渔谷”一程徒步完成,而从芦苇荡到景区出口这一程使用水上交通——摇橹船。迅速做好规划,水慢城之旅便随着我们的前进的步履正式开始。

眼前的这片林子,虽名为“乐活林”,我认为叫做“快活林”也不为过。这并不是一般印象中成片的茂密树林,而是有草坪、灌木、树木、河道、桥梁一起构成的立体景观,错落有致,极有层次感,目之所及皆能独成一景。踩着白色小石子铺成的曲径一步步向前,小路的周围是一片草地,草地的延伸便是稍高一些的金边麦冬,其后便是由栀子、瑞香以及一种不知名的红色茎干植物组成低矮的树丛,树丛之后星星点点地栽植着灌木。行至树丛跟前,发现其后又是别有洞天,紧挨着一片草地,然后便是蜿蜒的河道以及对岸长势茂盛的芦苇。走着走着,前方的道路被水流阻拦,然而无需惊慌,你的面前会出现一座桥、两座桥,在不远处可能还会有第三座、第四座桥,这时你便需要作出选择。因为每座桥都有自己的特色,虽然都有木头搭建而成,但形式各异,有的拱起如弯刀,有的平平如板条,还有的在桥栏上扎出各种造型作为装饰。

就这样,以脚步为尺,一寸一寸地丈量这片奇妙的大地,我们一行经过了立着巨型的椰树的金沙滩、摆放着爱情标识的婚庆园、开满格桑花、马鞭草的滨湖花海、有着可爱金丝猴的湿地动物园、游荡着缤纷锦鲤的戏渔谷。同行的朋友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赶忙将现拍的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并配上如下文字“在来得及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拍自己想拍的景”。不一会儿,便有朋友纷纷点赞,其中一个朋友还在其状态下追问是不是直接用了网络上的照片?可见这儿的风景很上相,顺便用手机拍拍便可张张入画。
孤舟蓑笠翁,独览芦花雪

常言道“秋后芦花赛雪飘”,我们正赶上了这个芦花似雪的好时节。坐在船中,沿着水道缓缓前行。河岸两边以及河道中间种植着大片的芦苇,一丛丛、一簇簇,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随着船行,眼前的景色像是影院屏幕中的画面,从自然这个最伟大的导演手中一帧帧地演绎出来。

芦花漫天飞扬,像冬日里皑皑的白雪,却更为轻盈;像春日里蒲公英的伞形花,却更为小巧;像秋日里纷纷的落叶,却更为灵动。在水慢城中仿佛一切都减慢了速度,你可以看清芦花每一步旋转的动作,像是电影中加了特效的慢镜头,它们悠然自得,在空中不停地打着璇儿,舞动出各自的旋律:高者顺风而上,与云为伴;中者飘回芦苇丛中,等待下一次起飞;低者一股脑地扑向水面,随水而行。四下绒绒一片,仿佛进入了儿时最钟爱的那个内部可以飘雪的水晶球世界。

这儿承袭慢城的核心精神,让行走在其间的人们不知不觉慢了下来,慢下的不止是脚步,慢下的还有我们的心跳、我们的呼吸、我们的思绪。这儿也有新的亮点,以水为媒,河道、湿地、水杉,我们的每一步都有“水”作伴,让我们由身到心都得到洗涤和滋养。如果说之前去过的桠溪慢城是世外桃源的话,那水慢城便可称的上人间仙境。

看着看着、逛着逛着,突然心间萌生起一个不大不小的念头:在每年花开的时候,在林边、在树下、在丛中,铺一张毯子,席地而坐,摆上几种简单的食物,再开一瓶顺口的酒,看繁花在风中、在暮色里、在月光下摇曳。如能实现,真乃一流享受。

留下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内容!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称呼